www.rfuchina.com

您的位置:首页 >资讯 >

与jasrac相争中“音乐教室”是一种不同的策略

jasrac(日本音乐著作权协会)从音乐教室征收著作权使用费的事情引发了风波。音乐教室一直以来在购买乐谱和发布会的演奏等场合,支付了版权使用费。但是,从2018年4月开始在教室里的演奏也被征收。不仅是音乐教室,部分艺术家也出现了异议。

与jasrac相争中“音乐教室”是一种不同的策略

主要的论点是,在课堂上的演奏是否为“为大众所听的演奏”。《著作权法》第22条规定:“作者将其作品以直接展现给公众,或以听讲为目的举行演出或进行演奏的权利。”。也就是说,著作权得到的是“大众”以“听”为目的的演奏。

音乐教室的课是一对一和小分制。而且演奏是教育目的,不是为了让人听就感动。从上述情况看,由音乐教室组成的“遵守音乐教育的聚会”主张,在课堂上的演奏无法达到著作权。

但在同样的情况下,法院曾承认jasrac方面的主张。精通著作权的美国律师的城所岩生先生对此进行了解释。

“社交舞教室里音乐的使用费被炸死的审判中,法院在《谁都能成为课程者,因此,对公众的东西’和判断了。另外,ktv的1名卡拉ok《问目的的演奏》认定的判决。”

照过去的判例,音乐教室方面的主张是不明确的。

■修正著作权法成为蚂蚁的一孔吗?

jasrac对于文化中心和舞蹈教室的演奏收取了使用费。这些设施的演奏既是教育目的,又是盈利目的。音乐教室也适用同样的逻辑,但城池却强调与文化中心的差异。

“音乐教室的学生们,将来负责音乐文化的孩子们,如果用使用费来听课,让教室被压在教室里,或是把学费上涨的话,音乐文化的主人就会消失。”

目前,“遵守音乐教育的集会”要求确认在课堂上不要求使用使用费,并与jasrac相争。如上所述,虽然其旗号很差,但城所氏将在从19年1月开始实行的修正著作权法中寄托一线希望。

表示:“这次的法律修改,相关著作《被表达的思想或感情,享受自己或别人享受为目的如果不让》的著作物使用的许可需要消失了(第30条著作权法的4)。在国会的审议,据《确凿的另一目的的利用为目的进行的,那就享受为目的的行为是不符合’。根据这一条文,一心学习技能为目的的音乐教室里的演奏也享受为目的的演奏,用不着有可能”

郑重声明: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,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,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,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,多谢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