游戏行业呈现悲喜两重天的局面

时间:2019-02-19 11:01:47|来源:新京报

“都快1年了,还是没有任何动静。”王辰(化名)语气低沉,“不过无所谓了,团队已经解散了。”

游戏行业呈现悲喜两重天的局面

2月16日,王辰查阅了新一批的游戏版号名单,让他失望的是,自己团队所开发的游戏仍然没有在列。王辰是广州一家手游公司的创始人,早在2018年初他就提交了游戏版号申请。但以往仅需要90天就能获得的版号,却迟迟未能发放。

2018年3月,原国家新闻出版广电总局发布《游戏申报审批重要事项通知》,称由于机构改革,所有游戏版号的发放全面暂停。这一暂停直到2018年12月29日才重新恢复审核发放。

漫长的9个月,275天的等待后解冻,如今的游戏行业呈现悲喜两重天的局面。拿到版号的游戏公司加速上线,更多的则是继续未知的等待。

事实上,不少小公司因为拿不到版号,无法将游戏进行变现,而不得不黯然以解散告终。重新洗牌的过程刺痛众多中小游戏研发者的心。

“不少中小游戏研发团队已经‘死’了,更多的团队开始考虑撤离。”2月16日,游戏行业观察者郭凌表示,“尽管如今版号重新发放,但有着近7000款游戏在排队等待。没人知道自己的游戏版号什么时候才能到手。”

过去的三百多天,数百个游戏团队解散,部分转战海外,与陆续下发的500多个版号相比,等待的队伍更长,对于他们来说,春天似乎还没有那么近。

不同的命运

2月12日,凌晨2点。魏星(化名)在电脑前快速地敲打着代码,键盘啪啪作响。一旁的美工和程序员一遍遍反复检查着后台数据,为即将上线的游戏做着最后的优化。

半个月前,魏星得到通知,自己所开发并提交审核的游戏,在焦急等待近1年时间后,终于出现在游戏版号发放的名单中。欣喜若狂的他安排团队连夜加班,他计划以最快的速度将游戏上线,“心里石头总算落地了。再没有消息的话,都准备解散团队了。”

31岁的魏星有着近5年的游戏研发经历。此前的4年时间里,他每天在电脑前忙着写游戏代码,和团队成员商讨游戏剧情、人设形象,以及周旋于各个游戏推广平台和投资者之间。然而2018年他的生活却变得格外清闲,尽管每天仍然出没于工作室,但除了偶尔维护下以往的游戏后台程序外,再无其他事情。

“看似清闲,但内心无比焦虑。”2月13日,魏星对记者说,“不知道什么时候能拿到版号,毕竟这直接决定了游戏的上线时间,更关系着团队盈利等收入问题。”

2018年3月,原国家新闻出版广电总局发布《游戏申报审批重要事项通知》,暂停游戏版号审批发放。据媒体报道,三个月后,原文化部也关闭了国产网游备案通道。2018年8月,进口游戏也停止了新的备案文号更新。

这一变化迅速引发游戏圈“地震”。版号的暂停,意味着游戏将无法上线盈利。那段时间里,几乎所有从业者每天都紧张地关注着政策的变动。“同行见面第一句基本都是‘有消息了吗’。”魏星印象深刻,“整个行业都陷入对未来不安定的焦虑当中。”

“版号对于游戏而言非常重要。”2月16日,资深游戏行业观察者郭凌向记者表示,“一款游戏只有在得到版号后,才能获得著作权保护。没有版号的游戏即使成功上线,也会随时面临着被侵权,以及被要求下线的风险。更重要的是,游戏只能在获得版号后,才能进行商业化变现,这决定着游戏开发者的收入和盈利。”

记者采访时,远在广州的王辰独自在家喝着酒。半小时前,他终于做出解散团队的艰难决定。

“认栽了。”王辰语气苦涩,“钱已经彻底花完了。就算现在拿到版号,也无力支撑游戏后续的版本研发、运营等费用。”

郑重声明: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,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,如有侵权行为,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,多谢。
返回顶部